马士基、ONE和东方海外的高管,就燃油这件事达成了共识!

2018-05-25 16:51:11 青岛永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3

日前,在上海举行的一个行业会议上,来自马士基、ONE和东方海外的三位高管均表示:由于燃油价格上涨,集运业将面临约100亿美元的燃油支出,这一成本压力应该由供应链各个环节分摊。


ONE首席执行官Jeremy Nixon首先对集运业的燃料成本做了详细分析,因为燃料成本这一话题已取代供需矛盾,成为当前班轮公司关注的核心。


“本周燃油价格比去年同期每吨高100美元,而集运业每年用掉约1亿吨燃油。”他说。在鹿特丹港,IFO 380燃油价格已达到了443美元/吨,布伦特原油价格则在80美元/桶的高位徘徊,创下2014年以来的新高。如果油价涨势持续,但成本却不能由供应链各个环节分摊,那么集运业将承担100亿美元的巨额支出。Jeremy Nixon还警告说,限硫令生效后,集运业将遭遇“更严重的冲击”。


对于这一巨大的成本压力,马士基航运大中华区总裁方雪刚表示,班轮公司独自承担这100亿美元是不可能的。本周,地中海航运已宣布收取紧急燃油附加费。现阶段,马士基航运正在评估各项解决方案。方雪刚强调:“不管是收取燃油附加费还是提高运价,我们必须要看到改善。


同时,随着限硫令生效日期的迫近,班轮公司也在迫切寻求最经济、有效的降硫方式。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曾表示,限硫令会迫使企业选择更为清洁但价格更高的燃料,企业因此每年会多投入9亿美元的运营成本。东方海外财务副主管Michael Fitzgerald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,并强调称:“这些成本绝不是行业能承受得起的。我们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,到了2020年,我们能够将成本转嫁给客户吗?”


对于燃油成本的增加,班轮公司的高管们给出一致观点——如果额外的财务负担过重,供应链各个环节必须分摊这部分成本。


有班轮公司欲采取减速航行的方式,缓解成本压力,但这几位高管对此并不认同。Jeremy Nixon认为,船舶进一步降速航行并不是应对燃料成本压力的理想措施,承运人不希望pinnacle平博网站时间变得更慢,船舶降速是“最后的手段”。


此外,从技术角度看,降速航行也将对运营效率产生更多影响。方雪刚也表示:“我认为现在已经没有减速的空间了。”他解释道,班轮公司采取降速措施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当前的船速已经很低了。